你很搞也

苦 行僧

彼得潘galaxy:

苦·行僧

楔子

苦者,苦而若之;

行者,行而拂之;

僧者,万事皆尔尔尘矣。

 

一缕香,一味禅,

我磕掌凝目,闻殿前梵音;

一念珠,一锡杖,

我虔诚匍匐,颂万佛真言;

轻摇转经轮,转过千山,

只为双树菩提之下的那一叶世界。

我拂袖海清,任曼茶罗随风纷舞,

似是翩翩白蝶,折了翼,断了思。

 

于是我执一斗笠帽,踏一双芒鞋,

游历凡世,却不为修德、不为参悟。

 

轻铺宣纸,

在月白绯衣间

书下经文千字,

绘上丹青万卷,

唯愿以手中之笔,

蘸了紫陌,沾了红尘,

轻点那画中的一抹朱砂。

 

佛曰:缘起即灭,缘生已空。

 

卷一石桥玉伞

 

我愿化成一座石桥,

经受五百年的风吹,

五百年的日晒,

五百年的雨打,

只求她从桥上走过!

     ——《石桥禅》

 

山间小野,狐怪之说盛繁。

偶遇一樵者,阻前行之路,神色忧忧。

问曰:为何?

答曰:此桥有妖,亲目见也。

适方村中少妇皆若离魂,

遍请道者,设坛、作法,

大惊,遁形曰:

此妖甚凶!甚凶!失魄噫!

遂,再无人涉之。

 

湄水,湘桥,

石磨婉转,

水调依依,

软语吴侬,

薄雾渺渺。

蓦然一眼惊鸿,

回首袅袅尘烟,

伊人似水照影而来。

巧笑倩夕,美目盼夕。

 

此乃狐妖,诱行人之往来,

吸其之精气,食其之骨肉!

 

我笑而不语,

向樵者谢过后,继续前行,

脚下所行之路亦未曾变也。

 

垂柳,绿堤,

一把碧伞悠悠而落,

烟雾鸿蒙,如梦如幻,

似是痴缠,缠尽了这万丈红尘,

又似凄诉,诉尽了这世间种种。

不禁道:

女施主,你这是何苦……

嘤嘤之声切切而来:

师傅,可否执妾身过桥?

合掌,闭目轻叹:

南无阿弥陀佛,女施主,一切皆为虚妄,你这般是所为何苦……

那声音却似是不曾听闻,依旧执着……

四周凌风乍起,红叶习习,舞罢秋山,

恍然间尽数落入湖中,宛若一段红绸流于天际!

那声音更是听得真切,

竟如子规悲鸣杜鹃啼血之凄然!

师傅……可否执妾身过桥……

师傅……可否执妾身过桥……

师傅……但且执妾身过桥……

……妾身唯盼……

……师傅……

罢罢,女施主,且随贫僧来吧……

 

山有木兮木有枝, 

心悦君兮知不知?

 

敛敛弱水,滟滟西湖,

亭亭菡萏,悠悠莲心。

 

烟石,小巷,

青衫碧衣的女子眉眼如画,

执伞遮掩了屋檐下的光阴,

只为默默地等待寂候一生,

亦不曾着眼那晨曦的朝露,

式微式微,胡不归,

无悔、无怨……

 

前世,今生,

佛说:

世间因果,皆有定数……

佛说:

石桥禅歌,为情而化,应劫而生……

佛说:

痴儿孽障,莫奈,莫奈……

 

情深,情终,

曰:

此桥如净土极乐,女施主煞气太重,靠近不得。

曰:

玉伞引魄,竹箫勾魂,终只为报前世滴水,一念执着。

答:

今夕何夕,君颜未改。为伊成桥,万难摧折。

今日何日,妾身相随。浮生若梦,他年青帝。

 

阎罗十殿,魑魅索魂。

天劫炽链,焚卿心火。

滚滚惊雷,万顷千里,

尘沙四起,宛若初蒙。

 

风起,雾散,

徒留一顶玉伞静静落于桥堤之上,

任西风吹打,任暴雨狂淋,任冬雪掩埋……

世人皆记得那化身石桥的男子,

却独独不知,

有一条西湖弱水之畔的青蛇,

有一顶十三节骨分明的碧伞,

有一段绵延悱恻千年的痴缠……

 

我愿化作清泪洒于天际,

只为轻吻你冰冷的桥面;

我愿化作尘浥萦于世间,

只为轻拥你坚硬的桥梁……

 

闭目,合掌,

阿弥陀佛,

佛曰:

执着如泪,是滴入心中的破碎,破碎而飞散。

评论

热度(1)

  1. 你很搞也茨实谷粱 转载了此文字